寫在西雅圖­老藝術聯展之前

Superdirector.Com, By Victor Wang (汪 凱) (November 25, 2002)




龍蓉緒當選華州中華美術家協會第­屆會長之後,提出­n舉辦一次老藝術家的聯展,我十分贊成。因為尊老敬老是我­怳什磥H的傳統美德,把這種­榆藈a到美國來,本­就是對中國優秀文化的弘­。藝術界也不應例外。但西雅圖地區的老藝術家實在不少,如何確定人選呢?經過一番斟酌,最終­q了三­荓囓鞳G一是年齡­n在六十­歲以上;第二本人是藝術家;第三是本協會本屆聘請的顧問。馬文山(八十六歲,詩人­摁悛k家,本屆顧問)、楊李東周(八十歲,中國插花藝術家,本屆顧問)、劉裕光(七十六歲,中國畫家,本屆顧問)、楊鴻端(七十­歲,中國畫家,本屆顧問)和彭作舟(六十九歲,現代陶藝家,本屆顧問)這­位符合條件,故有這次"­老"之展。

為了對這次展出的支持,我答應為"­老"寫點推介的文章。我為什­n­n寫呢?因為我了解他­怴A由此而尊­咱L­怴C他­抭ㄛO有智慧的文化人,有成就的藝術家,德高望­囿漯曭怴A­得我­抩Е腄C同時,他­怳S都是我相交甚篤的藝術上的朋友。

這"­老"中我最­認識的是劉裕光女士。一九八零年我­鞎墨薇茼頞捆炴N從黃­飪q話簿上看到了"中國藝術工作室",我主動上門去拜訪她。他的­^文很好,後來才知道他在從藝之前,曾經在大學裡主­袡L­^美文學。作為一­虒­來美的職業畫家,她向我傳授了不少在美國當畫家的經驗。後來,我­抶g常在一起畫畫,有一段時間,他為了支持我的藝術,開車載著我到處去作­毀獐g生,而且是我畫一幅她買一幅。一九八二年底,他在佛萊美術館開­荇i,我為他寫過一篇評論文章。一九八九年西雅圖美術館、西雅圖藝術委­會等六­茬璁黕ㄕW推薦,他獲得了華州百年紀念由州長親自頒發的"民族傳統藝術傳播獎"。她又是被收入《華盛頓州女藝術家》畫集的唯一華人。她為了弘­中國文化,為海外的華人爭光,做了很多工作,有過傑出貢獻。

楊李東周女士,也是我的老朋友了。一九八零年我就認識她,知道她是一位努力­瓴"中國插花"的藝術家、她所創立的"中國畫­b插花",是西雅圖地區唯一的中國插花流派,還知道她有一­茷雃傢應N天才的兒子楊德昌。一九九零年九月,他邀請我為她的花藝協會作了一次美學講座,後來,她多次帶著她的學生來參加我的畫展的開幕式,我也經常參觀她的"中國畫­b插花"年展或到"國際花友會"的年展上為她的作品拍照,還為他設­p過插花藝術年曆。在藝術上,我­抶g常互相切磋,互相勉勵。她是現代國際插花藝術史上第一­蚍郕]"中國插花"的藝術家。

馬文山老先生是我的師輩,他是我的老師黎雄才的­年同學,曾祖父是清朝的翰林,是書­誑@家子弟。一九八­年他移民來美,開始在仁人服務社教書法,當時還住在碧近山,我慕名去拜訪他,談起來才知道他是我大學時的同班同學陳況悅的姐夫。他國學功底深厚,文史知識豐富,因為學問大,所以心胸也寬。他和我談起過"反右"和"文­"的遭遇,還給我看過在逆境中所寫的詩稿,但他總以中庸之道看待,讓自己保持一顆­靜的心,留得餘熱做學問。一九九三年在參考資料極其貧乏的條件,他與何愷青教授合力編印的一本中­^對照的《中國書法學概論》出版了。這是西雅圖華人文化生活中的一件盛事。一九九­年當我還在擔任華州中華美術家協會第一任會長的時­唌A為了配合西雅圖花園協會的一次展覽,特請馬教授為他­抯g一副­聯,想不到馬老竟在極短的時間裡創作出了一副美妙的長聯,當我在電話里聽完他給我唸的這幅長聯時,使我由衷地佩服他的才思敏捷,學識過人。後來他用隸書寫成,楷書落款,經朱瑜明精心托裱,掛在展廳的入門二側,成為一時之傑作。希望有朝一日,能真的在西華園刻勒成碑,萬世留傳。

我認識彭作舟教授是在一九九四年成立華州中華美術家協會之後。他參加了美協,並積極參與美協的各項活動。當時美協的藝術家中,從事雕塑和陶藝的極少,每次年展,他的作品都非常突出,使我­怐漁i覽增色不少,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送展的作品,都經過嚴格的挑選,質量很好,水準很高。他贈送過一些作品給我。有一次,我到他家裡做客,也當眾即席揮毫,畫了一幅水彩畫回贈給他。他的家裡,除了擺著他自己創作的陶藝作品之外,牆上還掛了很多名人書畫,很有中國文化氣息。無論從­­茖井蚻搳A他都不是那種商業化的陶藝家,而是一­荈Е峈漱什磥憭H,甚至可以稱他為"用泥土寫詩的人"。

楊鴻端我認識最晚,但一幌至今,也有­年多了。那是一九九七年八月九日下午,他在僑教中心作國畫講座,當時馬文山、何愷青、郭林泯和我都在場。當我聽完了他的講座,心中大喜,因為,西雅圖又多了一位國畫大師,他的水準,非同一般,就算在中國,也是一流的。特別是當他談到國畫的繼承傳統與改­眾郱s的辯證關係時,我覺得他講得很有見地。在西雅圖的華人藝術界,已經很少有人關注這樣嚴肅的課題了。從此我­抶g常在一起探討藝術,我在與他的交往中得益良多。他的藝術眼光,足以為我­抭o裡的書畫界指點出一片新天地。

他­怳­位有著許多相同之點:他­抭ㄛO知識份子家庭出­,本人都經過艱­W的生活磨練;每一­茪H都有自己充實而無悔的人生,積淀了丰富的生活和藝術智慧;他­抭ㄛO從小愛美,對藝術情有獨鍾,並起且矢志不移;他­抭ㄛO德高望­囿漲悎v,活到老,學到老,­体力行"學而不厭,誨人不­"的精神;他­抭ˉ鷊R故國,認同自己中國文化的根,并努力在海外弘­中國文化;同時他­怬@為父母都能以品德為­哄A言傳­教,而其子女皆學有所成,使他­怓陘孚P到驕傲。

再一次感謝"­老"為我­抴ㄗ悛漪的饗宴。祝展覽成功。 "莫道夕陽晚,餘霞尚滿天。"希望我­怚H此共勉。

Copyright 2002, Superdirector.Com
Note: The views expressed in this article are those of the authors and should not be attributed to the staff, officers, trustees or any members of the Superdirector Advisory Board .
contact us!

Tel: 001- (206) 227-0136 | Facsimile: 001- (425) 746-3728 | E-mail: mailto:editor@superdirector.com   website: superdirector.com